长不大的孩子

我们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孤独”的刺猬

August26

一直很享受在一个没有任何人认识我的教室上课的感觉。

因为不认识,我不必担心别人说我冷漠;因为不认识,不必担心别人说我自负;因为不认识,我不必担心别人说我孤傲;更因为不认识,我可以完全真实展现自己,我不必装饰,不必伪装,不必活的很累。

就像现在,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靠窗的位子上,静静地听课,静静地看书,实在无聊的时候,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景致,不和任何人说话。

记得心理学上曾经把一个人分成三个我——本我、自我和超我。我想,如果把我这时候的表情拍下来,脸上肯定溢满了淡淡的寂寞,淡淡的忧愁,淡淡的幸福——因寂寞而忧愁,因忧愁而幸福,因幸福而寂寞。这,就是本我。

我不是个急性子的人,我不希望生活像狂风中的大海,狂乱无常,我柔弱的心脏承受不了那样的狂乱。我只希望生活如深山幽谷中的一汪溪水,干净而宁静。

大师傅说我是个怪人,她说我的孤傲不仅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关心我的人。我当时就对她说,如果不是为了自卫,刺猬要坚硬的刺干嘛!我很清楚,怪人是最委婉的说法,更多的是冷血。

这并不是我所希冀的,但是性格使然,我不喜欢和陌生人答话,更不善于记住陌生人的名字。因为不和陌生人答话,我不可能认识和了解陌生人,更因为不善于记住陌生人的名字,我生活中的陌生人越来越多,最终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

事实上,这样也挺好的,我可以静静地审视自己,审视生活,审视社会,静静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譬如现在,一个人傻傻地写一些心情文字。

如果实在寂寞难耐,我就给两个师傅狂打电话。我知道,在她们面前,我可以像个不懂事的小孩,可以傻傻地说话,可以傻傻地哭,可以傻傻地笑。她们会呵护我,会宠我。而我,则心安理得地接受她们的呵护和宠爱,谁叫我是她们的徒弟呢!

打完之后,便继续我宁静而孤独的生活。一个人泡泡图书馆,逛逛文教路的旧书市场,然后抱回一大堆旧而好的书回寝室。以书为伴,尽管寂寞,但却是其乐无穷。况且,我还有二个好师傅。

生活寂寞,但心灵决不寂寞,我的心在上下几千年中求索,生生不息。鲁迅教会了我做人,古龙教会了我生活,余杰教会了我批判,余华教会了我同情,张爱玲教会了我爱人。

有他们的陪伴,我一辈子都不会孤独,不会寂寞!

posted under 牛哥情怀 By 蘑菇公 @ 2005-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