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不大的孩子

我们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长发

November30

很久没有留过长头发了。记得初中那时,我也有一把健康的长头发,长了4年的长发,长长地垂在大腿上,每次洗头后,柔柔的发丝就随风飘起。可惜初三的时候为了考体育,我硬是把它剪掉了,而且剪得很彻底,短短的,像个男孩。记得理发的阿姨看到我那一头长发,爱不释手,就用了一百块把我本想自己留下的头发买去。高中就更别想留长发,每次为了省点时间学习,我都恨不得自己是秃子,不用梳头、洗头。 湛江的海风总是很大,大一刚进来的时候,我打电话对朋友说:“湛江的天气很适合留长头发,因为海风把长发吹起来的感觉很飘逸。”朋友笑了笑:“那你就留长发吧!反正你都好多年没有留过长发了,我都忘记你长发的样子了。”我半开玩笑说:“不行,我的长发要为我爱的人而留的,一直等他不再爱我,我就去剪掉那三千烦恼丝。” 一年后,我果然为一个人留起了长发,因为他喜欢女孩子留长发,他说等我长长头发,他就剪下来当枕头,那样就可以永远感受到我发丝的轻柔。那么多年短发习惯要改变过来很不容易,但我还是努力去做,我觉得可以为自己喜欢的人留长发,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一年后,我们之间出现了矛盾,一气之下我把自己刚长长的头发剪掉了。记得那时候我没有惋惜,没有悲伤,只是眼睁睁看着那些发丝一根根地飘落,然后从镜子里面看到一个憔悴但轻松的自己。 现在,我的头发还是那么短。但是我依然过得很好,也许人生就是这样,谁也不会因为没有谁而活不了。经过那么多的岁月,我想我再也不为别人留长发了。要留,也是为自己而留,不是吗?

全文阅读 | Under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1-30

记忆的痕迹

November30

今天又是周五了,可以回家了。不知道为什么,每到这时候,我心里就有涌起莫名的恐慌。我不想回家,我怕。但是,我又能去哪里? 很久没有骑过自行车上学了。初一的一次车祸,让我对自行车充满恐惧,尽管那次只是报销一辆新自行车,我并没有受一点伤。从那天起,我决定步行去上学,周日晚上去,周五晚上回来。村子到镇上的那条路,倒也一年四季山花漫烂,所以一个多小时的路程对我来说,反而是件乐事。每次踏上那条鲜有人烟的小路,我的心都会很平静。无聊的时候,我就听听鸟鸣、采采野花,或者沿路拣一些我喜欢的小石子。有的时候,我也会静静想一些我自己的事情。这样不知不觉就在小路上度过了几个春秋。 刚进村口,我就看到一大群左邻右里围在我家门口,屋里正传来阵真嘈杂的声音,咒骂、摔东西、哭喊、劝阻、、、,一如既往,我很容易就从中听出我早已熟悉的声音。看到我回来,他们都主动让开一条路,我抿抿嘴,把衣服上的拉链往上拉到下巴,再把头埋进我的衣领,仿佛这样他们就看不到我的难堪。 屋里早已狼籍一片。满地的碎片似乎在述说着战争的激烈,凌乱的家具早已满是尘埃。我轻轻走进父母的房门口,他们正打得起劲。小弟在哭着拦住拿着棍子的父亲,母亲也不甘示弱,把桌子上的东西扔得满地都是,亲戚们在劝阻着,没有人留意到我。我退了出来,房间的空气让我感到窒息,我用力吸了口气,牵动了那个叫心脏的地方,有点痛。放好书包,我习惯地拿起门后的扫把开始打扫卫生,然后再到厨房作饭,都快8点了,我不饿,小弟也该饿了、、、 闹剧似乎已经散场了。父亲已被拉到伯伯家了。母亲还在房里哭喊,婶婶们不敢离去,守在里面安慰。小弟也已经哭着在长椅上睡着了,长长的泪痕划满了他稚气的脸。一大锅饭,谁也没有动过。 帮弟弟盖好被子,我把自己锁进自己的小窝。昏黄的台灯冷冷照着我麻木的身躯。我看到镜子里的人,那张欲哭无泪的脸。打开日记本,我平静地写着我的日记: “分了吧!既然你们都有各自喜欢的人了,勉强在一起,怎么会幸福呢?这样吵闹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不要分!我和小弟都想你们可以永远在一起,谁都不要离开、、、” “为什么我是想逃避?为什么我总是那么懦弱?假如上次发生同样事情的时候,我有勇气将拿在手中的那块玻璃杯碎片,在自己的手腕上,重重地划一下,也许今天和以后都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搁下笔,透过布满雾水的眼眸,日记上的字迹早已模糊。耳边,母亲的哭声穿透我的小窝,在我耳边回荡、、、 猛地,我惊醒了。“噩梦而已”我拍了拍胸口,安慰自己说。随手摸了摸脸颊,凉凉的、湿湿的。我怎么了?都那么多年了,不是说已经习惯了吗?不是说已经忘记了吗?不是已经不在乎了吗?为什么梦中还是会落泪?心还是会痛?“好冷”是心里还是身上?我拉了拉棉被把自己整个盖住,在已经冰凉的被窝里,我清楚听见自己艰难的喘气。 漫长的冬季,心里的冰已封冻多时了。春天,你什么时候来?

全文阅读 | Under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1-30

足球•人生

November30

裁判一声哨响,比赛开始了。

全文阅读 | Under 牛哥情怀 | By 蘑菇公 @2005-11-30

聊天对象

November29

小家伙又饿了。每次都这样,他饿的时候不是直接叫你喂他吃东西,而是乖巧地对你说:“上次你带我吃的海鲜面好好吃哦!我还想试试呢。”要不就是说:“我上次只吃了八分饱而已,不会长胖的,不信,你摸摸我肚子。”我呢,总是心软,他一叫我就忍不住喂他,结果导致要帮他减肥。瞧,他又唠叨啦:“可恶的肚子总是咕咕叫,干扰我减肥的决心。”看他谗嘴的可爱样子,我还是喂了他一碗中华素面。 小家伙是朋友的宠物昨晚生的,我就向朋友要来养。不知道为什么,我对着他总是感觉向对着一个真实的宝宝一样,忍不住为他操心。因此宿舍很多人都说我发傻了。其实我只是想要什么东西来陪陪自己而已。只要他偶尔和我说说话、吵吵嘴,我就已经很开心了。和他说话的时候,我不用担心说错什么,不用怕得罪什么,只是单纯地聊聊天,想笑就笑,想骂就骂,一点都不用顾忌。 想想也挺可悲的,难道我真的寂寞到要一个宠物陪我聊天吗?“不是”我心里暗暗回答。因为我知道不是没有人和我聊天,而是我已经厌倦和别人聊天而已。有什么好说的呢?说完了还不是一样的无聊,弄不好说错什么,反而不好。但是朋友却是例外。因为和朋友聊天是件惬意的事,朋友总是理解自己的,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她们总有理由为你开脱。当然,朋友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的。无聊的时候,身边有只会给自己带来笑容的宠物宝宝,也不是一件坏事。

全文阅读 | Under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1-29

转帖《15年,你对我说了50次“讨厌!”》

November29

一 读学前班的时候,你买了一块全班最大的橡皮 在全班同学的“吱吱”声中,你那小小的虚荣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可是,第二天,我却把她切成了很多小块, 并把它们分给你那没有橡皮的同学,当然我是其中一个。 我算有点“良心”吧——不忘给你留一小块。 于是,第一次听到你大声说“讨厌!” 可是,你后来为什么没有向老师告状呢? 小学一年级,“六•一”节那天, 记得我们班全体女同学都要穿白色裙子,要跳“丑小鸭找妈妈”。 你就是那只丑小鸭。 我趁你不注意的时候,顽皮地掀开了你的小白裙, 你第二次大声说“讨厌!”,不过,这次你哭了,我溜了。

全文阅读 | Under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1-29

数学,你个恶魔

November28

终于下课,每次星期一,星期三上数学课我就度日如年。看着黑板上的天书,我只想一头扎进我的书包里狠狠睡去! 从小就讨厌数学。所以我经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只长了一半大脑。要不数学逻辑思维的那半大脑怎么一点都不发挥作用呢?小时候,听到数学老师在上面说着进一借一什么的,我脑子就想着一件事:万一人家不肯借呢?该怎么算?当然,我是不敢问老师那么白痴的问题的。我只是心里在想,然后自然听不到老师说的内容。 初中的,一次数学考试,老师说:“有的同学不知道有没有听课的?“因式分解”怎么会变成“婚姻式解”(分因式解)的呢 ?”同学哄堂大笑,我不敢出声,我知道这样低级的错误,我也在犯着。 高中的,150分的数学我从来没有拿过60分。数学的知识我都是“十窍通了九窍——一窍不通”。每次考试语文数学都可以拿全班第一,当然,数学是倒数第一。甚至高考考数学的时候,我也是最迟进去,第一个出来的。没办法 ,假如老爸不在旁边叫来叫去,我还不想考呢?而且那些题目都不会,不出来坐在里面也不是办法。 大学了,原本以为终于不用学数学了。谁知道老天竟然和我开了一个那么大的玩笑。高中班主任给我填的志愿,竟然是小学数学教育与研究。这就算了吧!小学的数学应该不会太难太多的。谁知道一上大学,几何,数学分析,概率,初等数论、、、一门门的数学向我这个数学白痴涌过来。 我很认真听课,但是听不进去,原因是基础太差;看书,经常对着那页发呆,因为我真的看不下去;作业,想到脑袋爆炸都想不出来,只能拿人家的看;记答案,没头没尾,记得这个,忘了那个、、、、总之是两个字:苦哇! 同道中人曾说:“假如现在不用学数学,我会比现在快乐好几倍。”我心里在想:“假如现在不用学数学,我宁愿少几年命呢。”想是想过不少,但是数学依旧一塌糊涂。唉!数学,你个恶魔!

全文阅读 | Under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1-28

我悄悄把自己藏好

November28

很久没有上过敏思了。虽然我一再说它的网速慢,另我不满意。其实,这些都是次要的,真正的原因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又想把自己悄悄藏起来了。因为这个博克的网速更慢! 也许我这种人根本不适合博克,我怕与人交往,我怕别人的眼光,我更怕我身边的人会因为我的博克,而对我有看法。我承认自己的懦弱,我没有勇气去面对她们的质问,我难于应付身边的一切变得陌生。我只想悄悄离开,回到我从前的小窝,自己安安静静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无聊文字,然后把我的一切封锁起来。 我累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朋友眼中,我已经变得清高了;同学眼中,我也变得虚伪了。仅仅是因为博克上的几篇日志吗? 现在的我已经习惯了晚上写东西。当宿舍一片黑暗,只有外面射进的点点亮光时,我总能看透自己灵魂的深处,于是我便翻转身,摸出笔和纸,然后闭上眼睛在纸上画出我的感觉。奇怪的是,虽然我看不到一点东西,但是我心里的话却可以完整在纸上浮现出来,一点也不含糊。 老窝用的是粉红色的色调,不管我什么时候进去,暖暖的感觉总能让我感到一点点温馨。老窝没有一个朋友,因为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它的存在,我也不需要太多的朋友,过多的朋友,只会让我觉得烦乱。所以那里的生活一直很平静。每次有什么话,我只想躲进那里,把我的心事发泄出来,然后再带上生活的面具,笑对世界。 有点倦了,我不想再追逐些什么。我只想悄悄把自己藏好。

全文阅读 | Under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1-28

我是东风

November28

宿舍人老说我是东风。 起初我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到后来才明白,原来宿舍人等我一起去做什么东西的时候,我总是最慢的,她们经常在旁边等我,不时提醒一下:“你是东风。”原来就是还欠我就可以出发了啊。 为了庆祝考完普通话,宿舍的同胞决定去绿茵阁大吃一顿。商量好大家先洗个香喷喷的澡再去,然后一致决定我最后一个洗澡。没办法,谁让我动作最慢啊!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洗澡的时候竟然倒了大半瓶泡泡浴进去桶里,一冲水,整个冲凉房都 溢满了泡泡,害我差点被泡泡淹没了。还好今天用冷水洗澡,不怕洗不干净。其实,好好洗涤一翻也是好事一件,于是,我便一边洗澡,一边高唱:“我爱洗澡!”完全没有理会外面的鬼叫:“MOMO,你是东风。” 大半个小时后,我终于磨磨蹭蹭出来。一看,那群家伙都饿到有气无里的样子了。看我出来,急忙这个帮我拿梳子,那个帮拿外衣,胡乱弄几下,就把我推出门去了。 吃饭的时候,咱们一时兴起,一起玩007的游戏,谁输了,谁就要喝水或者喝酒。几个女生差点把人家房顶闹翻了。最终结果是:我们喝得脸红红、肚子鼓鼓、重心向前地走回宿舍。 闹剧似乎已经散场,大家的脸上都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我静静拿起一本书走进冲凉房,我知道我要的不是学习,我需要的是冷静,我需要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没有悲哀,没有笑容,就让我静静在那儿待着,闭上眼睛,一直到忘记时间,忘记身边的一切。我怎么啦?怎么每次都这样,热闹后,我的心却空虚的要命,一种莫名的寂寞总会让我找地方藏起来。是不是我一直在封闭自己?

全文阅读 | Under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1-28

语言之战

November28

今天,我终于在普通话面前倒下了。苦苦的几个月,换来匆匆的几分钟,我甚至不记得自己到底说了些什么。测试的字竟然有没有见过的,怎么读啊?说话的内容,我明明已经想好了,可是对着两个老师和一台录音机,我硬是想不起来。晕,这样看来能不牺牲吗? 不过,我不是看不开的人。毕竟考完了,了解了一件心事,心情也轻松不少。回去的时候,我特地去饭堂买了包超辣方便面,吃的时候还把藏了好久的辣椒酱找出来,狠狠挖了一大汤匙拌到面里吃,辣的还真可以。不过,很久没有试过这样了,为了考试,辣椒酱都藏起来不敢吃了,方便面也不敢吃太多、太辣的。这回考完了,不用老担心嗓子不好,我最爱的热气的东西又可以吃了,应该是一桩好事吧! 今天上午宿舍牺牲了三名战士,为了庆祝我们的牺牲,我们就特地去超市买了几条雪糕吃。下午又有三名上战场啦!哈哈!

全文阅读 | Under 幸福城堡 | By 蘑菇婆 @2005-11-28

茶香似乡愁

November28

也不知什么原因,这段时间突然喝起了苦丁茶。这是一种很特别的茶,形状像一颗颗青黑色的石螺,冲上一大杯水,也只需扔上两根,就可以让你苦得皱起眉头。其实苦丁茶刚入口的时候是不苦的,只有在咽下喉咙的瞬间,你才可以感受到它苦,但苦后又变成了绵绵的甘凉。 喜欢喝茶,不是因为想领会喝茶的高雅艺术,而是想感受它真实的平民化。一直以来,人们都认为喝茶是附庸风雅,一般人说不上会“品茶”。确实,会品茶的人很少,但是能让茶流传下来,并不是靠个别人的“品”,而是大众的“喝”或“吃”。 喜欢喝茶,不一定要顶级的乌龙、山涧的泉水、优雅的紫砂壶,只要你有一份茶的心情,一份悠然自得的清闲就已足够。精美的茶具、热情的服务、幽雅茶庄、昂贵的消费,只会让茶失去它原有的价值。真正的茶,应该是装在山间田野牛背上的竹筒里,流入日夜操劳、又喝不起高级饮料的百姓口中,不分贵贱,不分等级,因为只有能为需要的人服务,才能体茶的价值。 家里习惯以茶待客,自问喝过的茶种类也不少,但是最喜欢的还是家乡茶园里自产的绿茶。每逢春分清明时节,茶农们就去茶园把鲜嫩的茶叶摘下来,回家经过烘炒,就可变成干茶叶出售了。茶叶是天然的土生土长,加工方法也是传统的,没有加任何的化学物质,打开装茶叶的盖子,一股大自然的清香味道扑鼻而来,另人忍不住闻了又闻。每次回家,母亲总会让我带上一两包家乡的茶叶。在外的日子,偶尔泡上一杯绿茶,缠绕的茶香,是家乡茶园的味道;喝进口中的感觉,是淡淡的苦涩的乡愁。 有人喜欢喝酒,有人喜欢喝可乐,有人喜欢喝果汁,而我独爱喝茶。

全文阅读 | Under 幸福城堡 | By 蘑菇婆 @2005-11-28
6页123·5·末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