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不大的孩子

我们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什么情况下狗咬人是新闻,人咬狗不是新闻?

February28

今天在新浪的社会新闻排行榜上,排第一的就是”男子背四岁女儿尸体爬上北京广告牌讨公道”。而且在热门评论排行榜上,也是名列榜首。

全文阅读 | Under 牛哥情怀 | By 蘑菇公 @2006-02-28

海鸟跟鱼相爱 只是一场意外

February27

Jay) 海平面远方开始阴霾 悲伤要怎么平静纯白 我的脸上 始终挟带 一抹浅浅的无奈 (Lara) 你用唇语说你要离开(心不在) 那难过无声慢了下来 汹涌潮水 你听明白 不是浪而是泪海 (合) 转身离开 (你有话说不出来) 分手说不出来 海鸟跟鱼相爱 只是一场意外 我们的爱(给的爱) 差异一直存在 (回不来) 风中尘埃 (等待) 竟累积成伤害 (合) 转身离开 (分手说不出来) 分手说不出来 蔚蓝的珊瑚海 错过瞬间苍白 当初彼此(你我都) 不够成熟坦白 (不应该) 热情不再 (你的) 笑容勉强不来 爱深埋珊瑚海 (Jay) 毁坏的沙雕如何重来 有裂痕的爱怎么重盖 只是一切 结束太快 你说你无法释怀 (Lara) 贝壳里隐藏什么期待(等花儿开) 我们也已经无心再猜 面向海风 咸咸的爱 尝不出还有未来

全文阅读 | Under 生活如歌 | By 蘑菇婆 @2006-02-27

博客:二世而终

February26

任何功利性的写作,对写作者本身都是个伤害。

全文阅读 | Under 牛哥情怀 | By 蘑菇公 @2006-02-26

那一年,这一天

February25

那一年,这一天- 任贤齐 舒淇 女:抱紧一点点 以为还有永远 只听见呼吸里爱恨在沉淀 谁都不愿意先说抱歉 男:晒伤的夏天 反方向把我们拉远 合:我低着头向前 想走出你的世界 却跨进了秋天 那一年 带不到今天 无所谓谁拖谁欠 也许男人对爱的极限 是继续相信永远 这一天 回不到那年 小小幸福我们腻好几天 如果爱逃不过改变 不如承认 对于单纯的爱恋 我们都太怀念 男:抱紧一点点 以为还有永远 只是你呼吸里无情太明显 我又何苦追问你的眼 女:晒伤的夏天 反方向把我们拉远 合:我低着头向前 想走出你的世界 却跨进了秋天 那一年 带不到今天 无所谓谁拖谁欠 也许男人对爱的极限 是继续相信永远 这一天 回不到那年 小小幸福我们腻好几天 如果爱逃不过改变 不如承认 对于单纯的爱恋 我们都太怀念 女:我们都太怀念 那一年这一天 男:那一年 带不到今天 无所谓谁拖谁欠 也许男人对爱的极限 合:是继续相信永远 这一天回不到那年 小小幸福我们腻好几天 如果爱逃不过改变 […]

全文阅读 | Under 生活如歌 | By 蘑菇婆 @2006-02-25

一千年以后

February25

跳乱了节奏 梦也不自由 爱是个绝对承诺 不说 沉到一千年以后 放了无奈 淹没尘埃 我在废墟之中守着你走来 哦.. 我的泪光 承载不了我 所有一切你要的爱 因为在一千年以后 世界早已没有我 无法深情挽着你的手 亲吻着你额头 别等到一千年以后 所有人都遗忘了我 那是红色黄昏的沙漠 没有谁 揭开刹那间千年的寂寞 放了无奈 淹没尘埃 我在废墟之中守着你走来 哦.. 我的泪光 承载不了我 所有一切你要的爱 因为在一千年以后 世界早已没有我 无法深情挽着你的手 亲吻着你额头 别等到一千年以后 所有人都遗忘了我 那是红色黄昏的沙漠 没有谁

全文阅读 | Under 生活如歌 | By 蘑菇婆 @2006-02-25

关于坐车

February25

上次放假坐车回家,由于司机不认识路,害我差点晕死他乡。这次回学校,我特地多吃了一片晕车药。嘿嘿,效果还真不错,从上车一直混混沌沌睡到学校。这次是没有晕车了,不过由于睡得太厉害,下车才知道头上因为撞车玻璃而起了个泡泡。晕,怎么睡得那么死啊?万一撞破了人家的玻璃,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哦 ! 刚接到电话,师傅老人家快要来了。可是现在已经吐得不知天昏地暗了。所以现在徒弟我自然要帮忙收拾好床铺,等下去接她啦~!我认为,车这个东西,真不是好东西。自行车除外!!

全文阅读 | Under 胡思乱想 | By 蘑菇婆 @2006-02-25

很想说点什么

February25

很久没有摸过电脑了。对着自己久违的博客,很想说点什么。敲键盘的时候,却发现一个字也敲不出来。是不是我已经没有词语形容我现在的心情了?复杂也轻松,想飘摇的根,没有方向。 尽管在这两年多,每次刚回校都这样迷茫,不习惯校道的拥挤,不习惯周围的吵闹,不习惯一睁开眼看不到床头的风铃,不习惯听不到屋前屋后小鸟的鸣叫、、、、。。 也许我更适合田园的生活,无忧无虑,快乐逍遥。早上顶着雾水、赤着脚到园间割草,晚上坐在门前听听风吹松林、听听老人们讲述往事,又哭又笑。有空逗逗小孩,无聊看看星斗,一路上蓝天白云,清风明月相伴,想不自在也难啊! 我又在做梦啦!真羡慕陶渊明!

全文阅读 | Under 胡思乱想 | By 蘑菇婆 @2006-02-25

February25

一 一列南下的火车缓缓启动,加速前进……

全文阅读 | Under 牛哥情怀 | By 蘑菇公 @2006-02-25

那些远去的人,那些逝去的事(六)

February20

第六章,再见,童年

全文阅读 | Under 牛哥情怀 | By 蘑菇公 @2006-02-20

烂出水平,烂出风格

February19

《无极》导演陈凯歌要状告《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作者胡戈,遭到众多blogger炮轰,新浪为此甚至专门开了一个blog。

全文阅读 | Under 牛哥情怀 | By 蘑菇公 @2006-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