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不大的孩子

我们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现在的美国恐怖电影也越来越傻逼了

November16

刚看完美国的一部恐怖片,《结晶艳舞》,虽然只是恶心,但好歹有点意思。谁知道最后两分钟看我的忍不住破口大骂,妈的,美国恐怖电影的导演也江郎才尽了。

其最后两分钟是这样的:男女主角经过重重考验,把医院里所有感染寄生虫的人都快杀光了,想炸毁医院。就在杀最后一个被感染的人的时候,画面一黑,然后切换到电视台的现场报道,说医院莫名其妙爆炸,镜头对准抢救现场。当然,男女主角肯定是找到了,并且活着的,立马被送往医院。镜头再一转,又找到一个,当然,是最后一个感染寄生虫的人,她也被装进了救护车,然后是重复电影开头的画面,那个寄生虫感染者对着护士说,“kiss me!”——该电影中的寄生虫是从嘴进入的。声音还没尽,车门砰的一声关上了。然后一阵音乐传来,电影结束。

一年前看《幽灵船》的时候,是第一次接触类似的电影结尾,觉得挺有新意,回味无穷。但自那以后,我看的恐怖片中,十有八九都是如此的结尾。妈的,每次看到结尾都想砸电脑。

想找一部让杰哥我心惊胆颤的恐怖片,是多么的艰难。天啊,恐怖片,你在哪啊!

posted under 牛哥情怀 By 蘑菇婆 @ 2006-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