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不大的孩子

我们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除夕夜的愿望

December14

      昨天,心理学的同学拿来一份问卷,向我们调查大学生迷信的情况。寝室的几Q恐龙填好后各自拿别人的看。一对比,发现我的问卷最多迷信例子。换句话说,我是最迷信的一个人。而我一点都不否认。

     很多年前,不知道哪里看来的迷信话,说除夕之夜零点许愿,愿望就会实现。于是,我每年都习惯在那天的零点许愿。尽管我每年的愿望都是一样,但是它却从来没有实现过。我还真够傻,每年都那么执着地许着这个愿望——希望家人可以开开心心地度过将要到来的春节。

     有时候真感觉自己像个固执的小孩,得不到的东西就整天想拥有。奢望着某一个春节,我的父母会像我想象中的恩爱夫妻一样,不会整天吵闹、不会时时对打、不会经常闹离婚、不会让我做出为难的选择——我到底跟爸爸还是妈妈?

     不记得什么时候过过轻松的春节了。感觉真的已经久违过年的快乐。多少次我在众宾客面前看着打闹的两人大哭?多少次我一个独自把所有的卫生大扫除揽在身上?多少次别人欢声一片的时候,我一个人躲在冷清的房间掉泪?多少次年少的我和年幼的弟弟无助地靠在门口,羡慕着隔壁家暖暖的团圆饭?甚至有几次太难过,忍不住拿起碎玻璃对准自己的手腕,为的是挽回他们的婚姻、、、、、、又是什么时候起,我开始讨厌春节,我学会了虚伪?学会了在亲戚面前强装欢颜;学会了对别人说:我不在乎,已经习惯了;学会了小心翼翼藏好自己仅剩的点点自尊,在别人的流言蜚语中,对自己说:不许哭!

     很多人说我从小懂事。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自己那么小就知道懂事,因为我活得很累。我过早背负上家庭的忧伤,过早思考自己和弟弟的将来,过早学会了不掉泪、、、、、、

     他们都不知道,很多时候,我只是个怕孤独的小孩,特别怕自己一个人睡觉。以前在家里睡觉的时候,我总是很容易惊醒,只要有一点点的吵闹,我就会立即醒来,怀疑是不是父母在开战?他们会不会伤了对方?于是悄悄下床,走到楼梯口偷听。假如不是他们的吵闹声,我会很满足很开心回去睡觉;但假如真的是在吵闹,我会很伤心、很难过,光着脚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偷偷哭泣。在外读书的时候,我也总怕想家,想家的时候总会想到坏情况,有时打电话回家,听到妈妈的哭诉,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我想,2006年的下半年是我人生最快乐的一段日子。我不但认识了一个爱我和我爱的人,家里的关系也有所好转。自从爸爸离家到市区工作后,他和妈妈的相处的时间少了,关系也好了很多。每次打电话回家听到妈妈不再哭诉的语调,我感觉幸福极了。看来,我真是个易满足的小孩,在我心中,只要一家人平静地过日子,再清贫我都会很开心。    

    今天无意看到2007年的日历,今年的除夕是2月17号,与情人节只相隔三天。我想,今年的除夕,我还是会许下以前的愿望,但是不一样的是,应该会加上一点点东西了。

     我的除夕,我的春节,今年,我有点盼着你们来啦!

posted under 胡言乱语, 逃避尘世 By 蘑菇婆 @ 2006-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