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不大的孩子

我们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有一种爱,不能称之为爱情

August7

有一个知己,相交甚深,但无缘成为眷侣,只是偶尔在电话里纠缠,说些不相干的事、不相干的人,心知肚明的感情,月白风清。
  有一个朋友,是亲密搭档,相互理解与信赖,而且惺惺相惜,业务与工作之余,心生赞叹,但无从表达。
  有很多老友,曾激起我年轻的梦,年轻的日子,轻狂相伴,岁月渐老,抹不掉的回忆,却只能思念,相聚在梦中。
   虽然有同样的心动,同样的怀想,同样乍然相见的喜悦和依依不舍的眷恋,但世间总有一种约束,让心思沉静,让感情不再漂泊,发乎情,只能止乎礼。但依然可以在阳光下享受难得的温情;依然可以在午夜梦里时心生柔情;依然可以相信自己的完美与可爱,在这些温柔的情愫里,依然可以感受被爱。我们的世界,毕竟不仅仅有爱情,在岁月漫长的脚步里,我们更多对水色山光眷恋,红玫瑰只有一朵,燃烧此生惟一的心情,而更多时候,空气与水都是恩赐,让我们享受生活。
  有一种真情,可以平静地相忘于江湖,君子之交,抑或萍水相逢,都可以默默地爱,默默地理解,默默在心里装满祝福,挥一挥手,让青草绵绵,落红成阵。
  有很多份爱,我们不能用世俗的方式承担,也不过聚散随缘,风雨由天,金风玉露,胜却人间无数。就是有这样的感情啊,飘荡成缠绵而温暖的空气,就是在这样无心的眷恋里,我们认识自己也认识世间,就是有这样无缘而有情的瞬间,让我们轻轻地叹息、深深地爱恋,生命中蓝蓝的白云天。
  虽然我们相爱,但我们,不称之为爱情。

posted under 别人的风景 By 蘑菇婆 @ 2007-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