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不大的孩子

我们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泛传播的一种理论模型

August8

不太像是我心目中的泛传播定义,不过确实挺好的一篇文章。

20世纪末对于文明进程来说,是激动人心的时代;对于人类传播史而言,也是一道划时代的分水岭。传播的概念、现象与机制随着互联网及其它类型的信息技术的依次发明而发生了质的裂变。在许多相关研究中,我们述及了互联网在这场裂变中不是作为一种”新媒介”、而是作为一种新的传播观念和理想的理论向度,从技术及方法论层面深度影响了所有媒介的传播型态,包括过去的、现在的、以及(更为重要的)未来即将延伸出来的新型态。如前所述,我们把这种影响定义为泛化影响,而定义这种泛化影响,则基于对传统传播时代向新传播时代变动所作的全景化判断:

  1、 由静态的化为动态的。

  2、 由确定的化为不确定的。

  3、 由狭义的化为广义的。

  4、 由单向、双向的化为双向和多向的。

  5、 由集中的化为分散的。

  6、 由控制的化为自由的。

  7、 由稀有的化为普及的。

  8、 由对立的化为融合的。

  9、 由相对孤立的化为普遍联系的。

  10、 由物理的化为人本的。

  关于以上观念的技术观点的支持,Morrill Morris和Christine Ogan指出:网络传播是多层面的。过去,人类传播中的自我传播、人际传播、组织传播、大众传播四大类型相互独立,互不联系,而在网络传播(它们分成四个层级,共同组成网络传播)的传播方式可分为以下四种:

  1、个人对个人的异步传输(one-to-one asynchronous communication),如电子邮件。

  2、多人对多人的异步传输(many-to-many asynchronous communication),如新闻讨论组、电子公告牌和电子论坛等。

  3、个人对个人、个人对少数人、个人对多数人的同步传播(one-to-one,one-to-few,one-to-many asynchronous communication)。如多人用户游戏,在线聊天室等。

  4、多人对个人、个人对个人和个人对多人的异步传播(many-to-one,one-to-many asynchronous communication)。主要指信息接收者在网络上寻求信息的活动,如网页和远程通信等。[1]

  循着以上的观念判断,我们曾多次探讨了作为新的观念旗帜的泛化传播机制,从学理上分析了它促进媒介发展的核心能力,以及它满足受众根本需求的诸技术支持层面,概念元素上涉及层级的泛化、介质的泛化等问题。显然,仅仅将这两方面作为分析素材,还远远不能充分刻画我们今天所躬逢其盛的新传播时;但所谓”一叶知秋”,泛传播的基本观念大致可通过这两个具代表性的泛化指标而得以彰显。

  下面,我们试给出有关泛传播围绕核心概念革新而形成的元理论模型(这一模型以有关传播层级的图示为蓝本,迭加了对介质概念的表现),以作为观念的定义:

  A、任一信源/任一初始文本 B—N、层级/层级文本 X、信宿/泛介质 Y、物理介质 Z、共时性域限 T、历时方向

  [图六]泛传播的理论模型

  关于泛传播的理论模型,其概念系统的建构意义,可作如下描述:

  1、信源及所有可能的层级均同时具备文本身份。

  2、文本在层级过程中可能出现信息附加或编码,但也可能并不出现。

  3、层级的泛化思想说明了层级也可能是完全不存在的,因此终端受众在泛传播中享有与任何层级的信息对称的权力。

  4、信宿(或终端受众)可以是单一个体,也可以是一个总体集合,它充满于时间过程与物理分布之中。

  5、信宿、层级与信源是平权的,即它们对等地拥有信息或信息传、受权力。

  6、编码与解码的概念是充分弱化的,而全景化的响应则取代了通常意义上的反馈。

  7、技术意义上的物理介质(Y)仍然存在,但就沟通影响力而言,仅为泛介质的一部分。

  8、本模型所给出的是共时性描述,Z是其共时传播域限,泛传播在历时性的轴(T)上是无穷发展和变化的。
  [注释]:

  (1)参见Merrill Morris&Christine Ogan,”The Internet as Mass Media”,Journal of Communication46(1),winter.0021-9916/96。

原文:http://www.cmcrc.com.cn/cmcpl/article1.htm

    历史上的今天,蘑菇公和蘑菇婆都在写些啥?
  • 2008 : 奥运到了
  • 2013 : 20130808
posted under 牛哥情怀 By 蘑菇婆 @ 2007-0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