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不大的孩子

我们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那些花儿

August9

这几天天气很不错,虽然只限于深夜和清晨时分,可是比起以前那一天24小时都炎热的日子,已经很不错了。

天气凉凉的,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真的以为秋天到了。腻在床上,不想动,忽然想起小时候在果园住的那些日子。那时候住在果园的小屋子里,虽然屋顶是由沥青铺成的,夏天一到就非常热。幸好屋子四周种满了高大的树木,那种树我至今还不知道它科学的名字叫什么,家乡话叫“勒树”。它虽然外形不好看,浑身长满了刺,可是它开的花却非常漂亮、脱俗,小小的、白白的、轻轻柔柔的,带着一种别样的香味。

我是个迷糊的家伙,每天都过得很开心,很少像别人说的那样,数着日子过。那时候,我总是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是几月几号,只是记得当我屋子周围的树木开始开花的时候,夏天就接近尾声了。当小白花铺满我的小屋顶时,秋天就来了。而我也开始了腻在床上发傻的日子了。

说不清楚是因为花的香味使我迷糊,还是那些气候使我觉得迷茫。花一开,我整个人就懒洋洋的,每时每刻都想睡觉。当然了,我老妈是绝对不会让我这样“沉迷”下去的,所以我就只好起来。或是爬上梯子,拿上常常的芒花扫把,把屋顶那铺了厚厚一层的小白花扫下来,再用小红桶提到果园里,把它埋在那些比较瘦弱的果树上。又或者把路上的小白花集中起来,再捧到屋后的小溪里,看着它们顺着溪水流走。

当然啦,那时候还小,不懂得黛玉葬花的伤感,也不明白花自飘零水自流的寂寞,只是潜意识想干这些事情,喜欢干这种事情。

没事的时候,我就到牵牛花棚子下看书、睡觉。或者盯着盛开的牵牛花,半天不说话。由于在果园的时候成绩飞一般进步,所以老妈对我这些行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候还陪我一起在牵牛花小棚子里聊聊天。那段日子可以说是我生命中最为难忘的一段日子。现在我羡慕陶渊明,估计就是那时候受的影响。

后来那个果园被开辟成良田了,而我也搬离了那个地方。屋子拆掉了,树木砍掉了,小白花没有了,牵牛棚子也消失了、、、、、、、关于那里的一切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些记忆,关于那些花儿。

posted under 逃避尘世 By 蘑菇婆 @ 2007-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