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不大的孩子

我们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新年卡片

January3

我精心挑选着新年卡片 为某段日子曾经疼爱过我的人 轻轻送上我的问候与祝福 告诉她们,我永远想念你们

全文阅读 | Under 幸福城堡 | By 蘑菇婆 @2006-01-03

越来越恋床了。

January2

越来越恋床了。 现在的生活规律是:早上6点半起床吃早餐上课;中午12点多睡觉一直到4点多起床,然后吃饭、洗澡,玩一下,再睡觉。我大约估计了一下,一天大概有3/4的时间是在床上度过的,我怎么就那么恋床呢?唉!老是睡过头,忘记的起床,这样下去,铁定死掉啦! 这两天脚疼得比较厉害,可能是天气湿度太大了吧!晚上睡觉都有点不自然,酸软的痛。刚才想说点什么呢?突然找了首歌就忘记了!晕!老啦!记性不好啦! 昨天的录象实验好好笑哦,竟然什么都不会。被我拍摄上去的组员,全都被“砍头”了,越看越想笑。不过其他的同学也好不到哪里,有的也是只有躯干部分,有点甚至只有屁股特写,看到我们成群女生狂笑不已,老师都无可奈何。还好,总算完成作业啦!呵呵!

全文阅读 | Under 幸福城堡 | By 蘑菇婆 @2006-01-02

我的2006

January1

终于跨进06年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年纪大了,对这些节日也没有太大的兴趣了。看着大一大二的师弟师妹们兴高采烈的样子,心中不由感叹:“老了!”想起大一刚来那会我还年轻,12点还站在钟楼下面和无数的年轻人倒数新年的到来呢。那种激情,现在回头想起,也还清晰如昨。 最近一段时间,不知道是不是跟小神棍混多了,我感觉自己变幽灵了,每次都在12点后睡觉的。要知道我以前都很乖的,每天都早早睡觉。现在呢?我们宿舍的恐龙们一般都11点多睡觉的,黑灯瞎火的,就我一个人独对电脑。可惜我一般不通宵,所以比起小神棍的疯狂我还差远咧! 新年又怎样哦?2006年又怎样哦?我还不是那个傻呼呼我吗?几天后的考试也一样照考,难道老师会放我们一马啊?细细想想,除了老了一天,其实我根本就什么都没有改变嘛!晕!

全文阅读 | Under 幸福城堡 | By 蘑菇婆 @2006-01-01

两极

December26

昨晚是个极端的夜晚。9点前去看周星驰的电影,胡乱狂笑不已;9点后,突然发神经翻出以前高中复读同学的来信,哭到眼镜都差点找不到。 我怎么可以那样忘记,把以前的点点滴滴都遗忘了呢?看着朋友们的信,每一句称呼、每一句话都那样熟悉,仿佛还是昨天。可是2年之后,一直联系的老朋友有几个。惭愧!难道只有回忆才能勾起我们的友谊吗? 还记得在我最无助的时候,是她们陪我度过的。现在的我呢?老是用忙来为自己找借口,老是用遗忘为自己开脱,其实着一切都不怪得别人的。 “还记得你忍住泪水的样子,还记得你看书的样子,还记得你发呆的样子,还记得你无助的样子,还记得你坚强的脆弱,记得你苦笑里的悲伤、、、”信,几乎是用婆娑的泪眼重温完的。她们一直都记得我,记得我的每一个小节。可是现在的我怎么那么无情,把她们都遗忘了呢? 也许许多人都说:“回忆是没有意义的。”可是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温馨友情,我怎么可以不去回忆呢?虽然说,当时间一点一点滑过,曾经的回忆也会被时光淘洗得越来越美,只是我的心也越来越迷惑了。迷惑到,我已经不知道我已失去了那么多的回忆,那么多的年华。

全文阅读 | Under 幸福城堡 | By 蘑菇婆 @2005-12-26

有新家啦!

December25

终于找到一个新的地方啦!就是还陌生得很,什么都不会,所以暂时方便大肆张扬,等我研究后再决定搬不搬吧!只是好舍不得这个地方哦!我真不应该“处处留情”的,女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什么都喜欢,什么又都舍不得。不过我应该开心点的,对吧?不要太怀旧啦!自我安慰一下啦!可是真的不舍得哦!唉!女人——麻烦的动物!

全文阅读 | Under 幸福城堡 | By 蘑菇婆 @2005-12-25

老弟

December18

刚看到老弟QQ上的个性签名:“我会错,但我会改。希望能给我一个机会。”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很对不起老弟,很想念老弟。 我只比老弟早出生一年多,所以年龄、相貌跟本看不出谁是老大。也是因为这样,老弟从来都不叫我姐姐,甚至有时候会要我叫他哥哥。 老弟其实很懂事,他从小因为家庭的原因,受尽旁人的白眼,但是老弟一直都很乐观,从来没有对我们说过什么。不开心的时候,也只是一个人闷着,不会和我们倾诉。记得那时候老弟才上小学,每次父母开战,他都会奋不顾身去拉开他们,有时候难免会被打到伤痕累累。我呢?只会在一旁傻哭,甚至要等老弟安慰:“别怕!”也许男孩子天性就是这样,保护家人不受伤害,但却不肯把自己伤心事说出来。 相反,老弟哪天不小心做错了什么,我就会忍不住批评他。虽然知道老弟有时候也很无奈,也知道谁都会犯错,可是担心之余总是好心做坏事让老弟更难受。老弟说得对:“我会错,但我会改。希望能给我一个机会。”但是,什么时候,我会记得应该给他一个机会呢? 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不够资格做一个姐姐。老弟喜欢什么,我不知道;老弟不喜欢什么,我也不知道;老弟在想些什么,我不知道;老弟需要些什么,我一样不知道、、、总之,我这个做姐姐的就是没有当好。 现在,对于感情上的事,我不敢奢望什么了,只有亲情才是我最实在的拥有。爸爸、妈妈、还有我唯一的老弟,谁我都不可以离开。所以,以后一定不可以再冷落身边的亲人,一定要好好照顾我的老弟。

全文阅读 | Under 幸福城堡 | By 蘑菇婆 @2005-12-18

又见炊烟 茶花依旧

December15

上小学前的一段时间,我是在外婆家度过的。那时候我的眼睛不知道得了什么病,又红又肿,而且整天泪流不止,看了很多医生,吃了很多药,都没有效果,经常复发。 听人家说这种病只要不见父母,慢慢就会好的。于是妈妈就把我送到外婆家,并且一住就是一年多。 不管是不是迷信,为了我的眼睛,外婆便不让父母来见我,甚至不让我离开她的视线,生怕我自己会跑回家去。 刚离家的时候,每天我都哭闹不止,晚上也不肯入睡,总感觉自己被父母离弃一样难受。外婆便整夜地给我讲故事,打扇子,一直到清晨才哄我睡着。还好,在外婆的呵护和关心下,慢慢我又回复孩子开心的天性,整天无忧无虑。 记得那时候眼睛红肿得很厉害,每顿我都只能吃鸭蛋煮沙姜,别的东西不能碰上丁点。那时候我们家穷,没有办法给钱外婆买鸭蛋。外婆和舅舅们已经分开住,家里也很清贫,但还是每天都带上自己家的鸡蛋去换回鸭蛋给我吃,甚至她的孙子孙女在旁边看着,她也舍不得分给他们。好长一段时间,外婆和外公的碗里都只有咸菜和白粥。

全文阅读 | Under 幸福城堡 | By 蘑菇婆 @2005-12-15

Homey Pizza 杂想

December14

最近南桥河畔新开了一间比萨屋,但我只是听说,没有去过。不过听别人的介绍,感觉挺温馨的。 南桥挺偏远的,少有人特意去,可我偏我爱去那里寻宝。说是寻宝,一点都不过分,别看那里的小街小店总是不起眼,其实真正的好东西可能就在里面。在那儿,我尝到最正宗的秋刀鱼,肥美的味道,在别的地方绝对找不到。在那儿,我喝过最香滑的奶茶,奶粉和红茶的调配似乎经过严格测试,入口是茶的清香和奶的纯滑,感觉就像天空一样明净。那里还有地道的小吃,花生、牛杂、甘蔗、、、每一样都留给我美好的回忆。 说到甘蔗,真的好久没有吃过了。小时候,妈妈总是把我和弟弟吃剩的甘蔗尾埋在地里,第二年,我们又可以毫不费劲吃到甘蔗。还没到收获时节,我们就对那些甘蔗虎视耽耽了,只等哪天妈妈不在家,就一人一根,先斩后奏。于是,妈妈不在时候,人们就可以经常看到这样的场面:两个小孩坐在家门的枇杷树上,摔着两条小腿,一人托着一根甘蔗拼命咬。其实,我挺怕吃甘蔗的,一是牙齿会很痛;二是甘蔗汁总喜欢流到脖子里,粘住我的脖子。尽管这样,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巴,后来,我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就是嚼甘蔗的时候不要太用力,随便咬两下就吐掉。结果那些渣就剩很多汁,吸引来一大堆蚂蚁。 现在已经很久没有试过这样吃甘蔗了。平时最多是喝甘蔗汁,或者朋友买回来已经细心地砍成很多小块,没有那种舒畅的大吃了。也罢,过去的就少怀念了,有空或者可以去Homey Pizza逛逛,也许会找到另一种感觉呢!

全文阅读 | Under 幸福城堡 | By 蘑菇婆 @2005-12-14

咱们这群疯女生(1)

December12

人家说:学文的女生是感性的,多愁善感;学理的女生是理性的,沉着坚强。我们的这个专业呀,院里说是文科的,学的却都是理科的,所以咱们班的女生自然也和单纯的学文理女生不一样,但是一个字就足以形容“疯”。 一、耳洞龙卷风 自从上次我和宿舍的姐妹去打了个耳洞回来后,整个班上的女生都蠢蠢欲动了。这几个星期,她们不厌其烦地问了我们NN次“打耳洞疼不疼?”“会不会发炎?”“要什么时候才能带耳环?”、、、我以为她们闹着玩的,结果这个星期上课一看,全班有三分之二的女生耳朵上都是闪闪的。我晕!太夸张了吧,有的竟然整个宿舍都打了。于是,上课大家看的不再是黑板了,而是人家发亮的耳朵;下课讨论的不再是作业了,而是商量戴什么耳环好。唉!这群爱美的女生! 二、织女一大群 天气冷了,女生们也闲不住了,看来,不体现一下女生的贤惠,这个冬季就不会是冬季了。这不,才10几度,咱们班的女生就全变织女了,你编围巾,我织帽子;我准备送给心中的他,你打算帮弟妹织上几条,总之忙地不亦乐乎!空余时间,织女们废寝忘食;课间十分钟,织女们也不放过;总之,女生们嘴里说的不再是X、Y、Z了,而是很专业的毛线、平针、高低针等术语。看得咱们班男生眼红得不得了,心里直想“为什么不在班内发展?” 三、感性的动物 爱哭是女生的专利,虽然咱们是学理的,不轻易哭,但是奇怪的是:在困难面前,我们不会哭;在细节上,却经常哭,所以看到谁哭,我们就说她为感性的动物。男生发了一部老片过来,叫《妈妈再爱我一次》。由于女生每个宿舍都有电脑,所以决定约定时间一起在各自的宿舍看。听起来这个注意蛮不错,结果却让人吃惊。由于咱们这群女生太感性了,整个过程都在不停掉泪,有的在小声抽泣,有的在呱呱大哭,有的拼命用纸巾擦去鼻涕眼泪,更有甚者用毛巾捂住脸哭倒倒床上,稍有理智的坚强人士就在旁边安慰:“拍戏的人是疯子,看戏的人是傻子,都是假的啦!别哭了。”可是听她哽咽的语气,我们也知道其实她也好不了哪去。不用说,第二天,成群感性的动物都顶着两个水蜜桃一样红肿的眼睛去上课,差点被咱们班男生笑死。那天,我损失了几卷纸巾,没办法,谁叫我到处乱放东西啊,女生们疯起来,都不理是谁的啦!最后得到的经验教训是:以后和她们看感人电影的时候,记得把纸巾藏好,而且帮她们准备好各自的毛巾! 四、大食会=大杂烩 内部消息:这段时间,公寓阿姨检查放松了。爱吃的女生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施展厨艺的好机会啦。周五放学,我们宿舍的恐龙们准备到市场买菜回来打火锅,结果路上遇到不少同班的同道中人。一打听,原来咱们班女生全出来了,晕!傍晚,好戏开场了。商议好全班派几个人去楼梯口监视“敌情”后,女生们就忙开了。又是洗菜,又是切肉,又是煮汤,又是煲饭,一下子,你来我宿舍借油盐;一下子,我去你宿舍借刀叉有厨艺欠佳被OUT出无聊者,就到处乱串宿舍,、、、上下楼闹得乱哄哄的,还好,大家都有默契,都是公开的秘密了。弄好后,女生们也很大方,你叫我试试,我叫你尝尝,不吃,当你不给面子。等我试完5个宿舍不同类别,不同风味的食物后,我的嘴巴已经尝不出什么味道了,总之感觉和大杂烩差不多。当然,细心的女生会拿出自己小药盒里面的肠胃药,友好地对大家说:“吃点药吧!免得太杂了,肚子痛。”吃了东西立即吃药,而且商量好下次什么时候再搞。唉,可爱的女生们,这又何必呢?

全文阅读 | Under 幸福城堡 | By 蘑菇婆 @2005-12-12

明天的今天

December11

以为还是星期六呢,谁知道一看,已经是凌晨了,又一天啦!不过今天可真把我忙死了,又要做课件,又要写总结,又要开课程论的会,又要听电话,又要安慰别人,还要和小神棍猜谜语,真是忙得团团转啦!这不,刚安慰人家回来洗完澡已经12点半了。晕啊! 有时候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她们总喜欢对我说心事呢?难道是我说话好听吗?还是我根本不会说话,只会倾听啊?其实我还需要人家安慰的呢,不过我不敢想太多而已,想得太多只会让自己走进死胡同,我宁愿自己可以有选择地遗忘,不要记得太多不开心的事情。 不过看到她们可以解开心结,开心地回去睡觉,哪怕我三点钟洗澡,也是值得的,毕竟自己不开心的时候,也想有人陪陪自己啊!而且自己根本没有做到什么,只是做一下旁听者而已,自己不是那种会安慰人的人。不过也许现在能大家缺少的不是安慰者,而是倾听者吧。不开心的时候,我就会乱发信息给别人,但是结尾一定加上一句“你知道就可以了,别问为什么,也不要回我信息。”也许,我需要的真的只是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而不是一个懂得安慰自己,会对自己说一大番道理的人。 匆匆又一天了,今晚看了神棍的文章,心里突然有点难受。记得暑假的时候,我也和妈妈种了好多的番薯,因为妈妈经常说我那么喜欢吃红薯,要付出付出点劳动才可以。其实不管我有没有亲手种,每年回家我都可以吃到红薯,原因只有一个:妈妈很爱我们!所以每年她都会种上很多红薯,等到我们放假的时候吃。我知道自己想家了。

全文阅读 | Under 幸福城堡 | By 蘑菇婆 @2005-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