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不大的孩子

我们都是长不大的孩子

不知道为什么

December13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突然喜欢上看别人的博克了。从前总是把自己锁在老窝里,不准别人进来,也不想自己走出去;现在呢?独自一人的时候,总想在茫茫人海中可以找到知音,于是,我开始漫无目的到处乱走,偶尔看到一篇感动的文章,或者听到一首有感触的音乐,我就觉得世上不止剩下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喜欢听到人声。以前总是把耳朵交给音乐,现在却只想耳边有个人唠叨。无聊上Q的时候,我也总是希望可以有人和我语聊,哪怕相对无言,只剩彼此无聊的叹气,但只要耳边有个声音存在,我也就有真实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看得开身边的一切。以前总喜欢抱怨,抱怨老师的作业太难、讲课太差,抱怨朋友之间的生疏,抱怨学校的设施陈旧,抱怨院里制度的严格,甚至抱怨饭堂饭菜的质量,现在呢?对着这些东西,我已经没有感觉了,知道了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知道了别人的苦衷和难处,知道了自己该体谅别人、站在别人的位置上想了。是不是自己真的真的看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喜欢上儿童文学了。以前总以为那只是小孩的玩意儿,看了也只是为了给小侄女讲故事。现在看着那些儿童小说、童话,反而被感动了无数次。《小坡的生日》让我看到孩子纯真的心灵;《寂寞》又让我知道孩子孤寂的内心;《海滨的孩子》又让我想起童年河边戏水的快乐时光;总之,突然间,很想很想回到童年;突然间,觉得这个世界好纯好纯,一切都像孩子的眼睛一样透明。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喜欢上了博克。不是为了应付老师的作业,只是为了让自己有一个安静的心灵家园。

全文阅读 | Under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2-13

你那里下雪了吗?

December11

刚查过天气预报,你那里的温度是-10℃~-21℃。好冷的气温,不知道你那里下雪没有。 记得我们刚认识的那年,你那里也下着大雪。每天晚上下班,你都会冒着雪花给我打电话。知道你在零下15度的电话亭给我打电话,我的心除了感动还有莫名的心酸。是不是相爱的人总是那样傻,明知道这段感情不会有好结局,还要一头撞进去。 现在两年过去了,我们之间的话反而越来越少了,每次聊天也只有匆匆几分钟能够就挂了电话。难道真象别人说的“爱情可以使人忘记时间,时间也可以使人忘记爱情”吗?圣诞节快到了,这几天我都在为你挑选礼物。忽然间,我觉得很迷茫,我越来越不理解你了,我已经不知道你需要什么了,我甚至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可以让你开心了。是不是一切都该结束了?我们都该放手了? 现在,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像小孩,容易哭、容易受伤、喜欢睡觉、喜欢被人抱、喜欢什么都不想,但是在你和别人面前,我只能假装很快乐,我不想别人看穿我的倔强,不想得到任何人的同情。哪怕在最无奈的时候,我也只是选择不闻、不问、不说,把自己的心事埋进心里。 又一个寒冷的冬季,你那里下雪了吗?还记得你说过:要等我毕业,陪我去看雪花飞舞;还记得你对我说过:你对我的爱会像雪花那样晶莹剔透,永远都那样纯洁;还记得你对我说过:以后的人生路上,不管有多大的风雪,你都会牵着我走、、、 只是多年后的冬季,你还会记得吗?

全文阅读 | Under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2-11

写信

December10

给你的信,终于写好了。搁下笔,信上的字迹,也已经模糊了。其实早该写好它了,为什么我迟迟不落笔?是我不想看清楚?是我不愿意知道结局?还是我在欺骗自己? 我不敢哭,我怕面对别人的眼光,在她们的注视下,我的灵魂无处躲藏。我只是悄俏的躲在被窝里,写好信、贴好邮票、再尘封好你我的记忆。有眼泪不要紧,只要不哭出来就好,轻轻擦掉,不会有任何人知道的。 其实,我知道“拜拜”的意思,只是,我不肯相信而已。我不想相信“拜拜”就表示结束,所以我 把它挂在嘴边,说上无数次,证明我们之间的“拜拜”还没有结束,而你也还没有放开我的手、、、 时钟刚闹过晚上10点,我已经觉得累了。我把自己埋进被窝里,叫自己好好睡觉。可是眼角的泪却没有停过,一直流过我的脸庞,苦涩得像我现在的心情。不用擦掉了,没有人会知道的,我终于明白你对我说过的那句话:“长睫毛的女生,喜欢哭。”原来一切都是注定的,注定我会为你哭。

全文阅读 | Under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2-10

不想理

December8

有点闷,什么都不想理了。看着宿舍的几个女人你争我斗,我恨不得搬到大街上睡了。你说,同一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什么东西好记恨的呢?除了家,就是和大学四年的宿舍同学相处的时间最长了,但是毕业还是要分开,为什么不好好珍惜,而是要闹得不开开交呢? 讨厌一个人很辛苦的,记恨一个人也很辛苦的,很多事情我都看得云淡风轻了,但是宿舍窒息的空气还是让我觉得难受。也许习惯了住宿,一直我都很在乎宿舍人的关系,虽然同学说:“不是每一个人都可能成为你的朋友,哪怕同一个宿舍的人。”道理我懂,也看到大家的差别,只是,我为什么不还死心,还对她们抱有希望呢?记得上个学期也是这样,看着她们冷战,我憋在心里跑去好朋友宿舍哭,我知道自己着的很在乎她们,不管她们谁对谁错。 都大三了,风风雨雨这样过来了,还有什么看不透的呢?人就是记得太多东西,才会弄得不开心,放下一些,好吗?

全文阅读 | Under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2-08

还是不懂

December5

数学,还是不懂! 明明是把一个分数化成小数的嘛,直接用计算器把分子除于分母不是很简单吗?为什么偏偏要先把分母化成10进制,再用分子除于分母什么的,反正复杂得不得了。 又困,每次听不进课,我就犯困,然后打开抽屉里的《王中王》看了起来。说真的,这本书也听好看的。剧情扑塑迷离,一环接一环,推理严密而且奇峰突起引人入胜,让我恨不得先看结果了。不过也是因为这本书,数学一点都没有听。还好,反正听不进去,老师没有发现已经是万幸了。 湛江还在降温,早上躲在被窝里都不想起床了。谁让外面还那么暗呀,害我以为是晚上12点呢!

全文阅读 | Under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2-05

眼睛出血了

December4

今晚无聊,狂看了几个小时小说,中途没有休息过,结果等我把书放下的时候,眼睛已经一片模糊了。晕,应该快瞎了吧。老是这样,很容易眼睛出血的哦,到时候怎么办。可是我就是经常这样,看起书就有点狂,恨不得一下子把它看完。 我在想:假如我真的瞎了,还有人愿意和我“执子之手,白头偕老”吗?那时候,我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要依赖别人,一定很麻烦。想来真的很佩服海伦凯勒,一个又聋、又哑、又盲的人,要撑起自己的天空,该有多难啊?要是我啊,我只求温饱就满足了,没有勇气想那么多了。是不是太绝望了呢?还好,我还没有真瞎,只是眼睛高度近视而已,应该要对生活充满信心才对的。 唉,该睡觉啦!明天又是讨厌的数学课!好讨厌哦! 小神棍今晚不开心,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还是希望他开心点。

全文阅读 | Under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2-04

有点闷

December3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觉得有点闷。看书看不下去,打开QQ也不想和别人说话,甚至旁边的东西都不想吃。怎么了?是不是朋友说的那样,我太压抑了?可是为什么到现在我还找不到压抑的原因?也不知道怎么去排斥这种现象? 曾经一个朋友对我:“做人要开心点,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开心点比较赚。而且,你开心的话,你的朋友也会被你感染也开心的。”道理我懂,也认真让自己开心地活着。但是为什么有时候,我就是会有点压抑,有点闷,而且排除不掉?朋友发信息来,说她面试又失败了,我拿着手机竟然不知道怎么回信息安慰她。 很久没有和那些好朋友联系过了,也许我该好好收拾心情,重新快乐起来了。哪怕我的快乐不可以给我的朋友带去什么,但是起码可以让她们知道:我一直在支持她们,不会退缩不会忘记。 一直认为“君子之交淡如水”,和朋友一起的时间实在少得可怜。但是只要我们在一起就会有说不完的话。到现在她们有她们的工作,我有我的忙碌,我总以为这样的友情才是真正的友情,细细想想其实根本在给自己找借口,找借口回避朋友,回避她们的关心与理解。 有点闷!

全文阅读 | Under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2-03

花痴语

December3

大概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的缘故吧,从小我就对大自然有种近乎崇拜的感情,所以对那些花花草草就特别喜欢。曾经我在家的阳台试过种很多的花,但是成功的不多。妈妈一直说我只会摧花,不会种花,以前说种什么,没有一次成功的,除了那盆太阳花。但我偏不信邪。 宿舍有四盆花草,其中有三盆是我或者我有份的,一株文竹,一盆芦荟,还有一瓶薰衣草。虽说我是那种怜花惜草之人,但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花草总是越养越糟糕。不是说“物似主人型”吗?像我这么健康的主人怎么会养出那么瘦的花草呢?看那株文竹,朋友刚送我的时候还青翠欲滴,跟了我之后就日渐枯黄;还有那盆芦荟,师姐留给我们还胖胖的呢,不到一年,就瘦得可怜;最心疼的是那瓶薰衣草,从我播种到现在都快两个月啦,依旧是那几片少得可怜的叶子,那小巧的茎部仿佛风一吹就会断。害我不得不一天看三回,天气有变立即搬回书架,感觉和照顾熊猫差不多了。 是不是妈妈说得对,我真的没有打理花草的命呢?怎么我照顾的花草都病泱泱的?但是不管怎样,我毕竟努力过了,也算对得起自己了吧!呵呵,自我安慰一下吧!

全文阅读 | Under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2-03

随心

December2

自从宿舍有电脑之后,我一直很少在别的地方上网,原因是:在宿舍上只需给电费就可以了,而且比较安静。但有的时候,我也会特意到别的地方上网,不是因为宿舍电脑没空,而是在宿舍找不到那种糜烂颓废,但又寂静得可怕的气息。网吧里的人都是不认识的,我不用隐藏自己心事,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在网吧里的喧闹中,我固然可以迷失自己,但同时也可以看清楚自己,我就这样,喜欢在热闹中寻找宁静。 首先说明,我不是个坏孩子,在别人眼中,我甚至是个标准的乖乖女。父母叫我上高中,我不会填中专;父母要我上大学,我绝对不会去打工;甚至他们要我读师范,我也不会另填别的非师范类学校;总之我想过了,假如他们真的要我死,我不会活着,我就是那么乖。我不会吸烟,不会喝酒,不会去酒吧,不会去舞厅、、、总是大人们认为是坏的东西,我都不会去做,我就是那么乖。 我也知道自己的内心有许多叛逆的因子,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东西,我也不想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但我还是很听话,因为我不想他们为我担心,我心里还有一点良知,就是清楚:他们都是为了我好。所以有什么事,我也只能告诉电脑,倾诉给网络。师兄说我得了网络综合症,我没有否认,我承认自己真的很依赖它。但是还没到“没有它我就活不了”的地步。 今晚本来替别人到图书馆值班,后来她赶来了,我就到电子阅览室上网。说真的,这里的网速慢的真可以的,QQ都重启了好多遍,环境又热,宿舍不也有两台电脑空着吗?但是我怎么没有走?也许在一个身边没有熟人的环境,我可以更自由吧!

全文阅读 | Under 胡思乱想,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2-02

长发

November30

很久没有留过长头发了。记得初中那时,我也有一把健康的长头发,长了4年的长发,长长地垂在大腿上,每次洗头后,柔柔的发丝就随风飘起。可惜初三的时候为了考体育,我硬是把它剪掉了,而且剪得很彻底,短短的,像个男孩。记得理发的阿姨看到我那一头长发,爱不释手,就用了一百块把我本想自己留下的头发买去。高中就更别想留长发,每次为了省点时间学习,我都恨不得自己是秃子,不用梳头、洗头。 湛江的海风总是很大,大一刚进来的时候,我打电话对朋友说:“湛江的天气很适合留长头发,因为海风把长发吹起来的感觉很飘逸。”朋友笑了笑:“那你就留长发吧!反正你都好多年没有留过长发了,我都忘记你长发的样子了。”我半开玩笑说:“不行,我的长发要为我爱的人而留的,一直等他不再爱我,我就去剪掉那三千烦恼丝。” 一年后,我果然为一个人留起了长发,因为他喜欢女孩子留长发,他说等我长长头发,他就剪下来当枕头,那样就可以永远感受到我发丝的轻柔。那么多年短发习惯要改变过来很不容易,但我还是努力去做,我觉得可以为自己喜欢的人留长发,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一年后,我们之间出现了矛盾,一气之下我把自己刚长长的头发剪掉了。记得那时候我没有惋惜,没有悲伤,只是眼睁睁看着那些发丝一根根地飘落,然后从镜子里面看到一个憔悴但轻松的自己。 现在,我的头发还是那么短。但是我依然过得很好,也许人生就是这样,谁也不会因为没有谁而活不了。经过那么多的岁月,我想我再也不为别人留长发了。要留,也是为自己而留,不是吗?

全文阅读 | Under 逃避尘世 | By 蘑菇婆 @2005-11-30